法制網首頁>>
紀念法制日報社首任社長莊重同志>>
悼老莊
發布時間:2020-03-27 20:54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微信公號

李明信

3月17日晚,聽到老莊逝世的消息。享年103歲,這個年齡,用壽比南山形容,應當毫不過分。

老莊本名莊開第,筆名莊重。改革開放后,他的右派身份得以改正,從新華社調任司法部宣傳司司長。并出任1980年創辦的《中國法制報》社長(后改名為《法制日報》)。在社里,不管男女老少,都愛叫他老莊。

報刊上說,人的壽命,與家族基因和個人的精神狀態關系明顯。老莊的長壽,家族基因我不了解,但精神狀態我倒略知一二。

1983年,我在《人民鐵道》報工作,進京戶口遲遲沒著落。后來聽一位同事講,《中國法制報》新批了幾十個戶口,正在招兵買馬,可以去試試。我慕名前往該社的辦公地國務院二招。人事處的袁光先處長問了問一般情況,與到別處求職大同小異。談了一會兒,我把簡歷留下后準備離開。袁處長說,你等一下,我們社長想見見你。社長見我?這事以前從沒遇到過,突兀得讓我摸不著頭腦。

很快在會議室見到了社長莊重,一個個頭不高精神矍鑠的老者。袁處長簡單介紹了我的學歷和從業經歷。莊社長問我:“你到過美國嗎?”

我說:“沒有?!蓖瑫r心里十分納悶:問這干啥?

莊社長說:“我去了,剛回來?!?/p>

接著,他說起了美國見聞,主要是從采訪到見報的新聞流程。說到了電子傳輸、激光照排、電腦制作等等。這些內容,我當時聞所未聞,因為還都是手寫爬格子,鉛排出報紙。我雖然洗耳恭聽,卻仍是似懂非懂。他又說到解放前自己的辦報經歷,我至今記得他提到用驢馱著辦報家當,在石板上印刷。我聽著他的講述,像故事,又像科幻,但還是對初次見面就如此長談不明就里。他的思維很跳躍,甚至像意識流。直到他說到法制類報紙是我國很需要、很有前景的媒體,我才有點如夢初醒的感覺。

那次交談進行了一個小時,當然主要是社長侃侃而談。我很慶幸不久被《中國法制報》接收,并很快解決了進京戶口。

2003年,法制日報社抽調我牽頭籌備一張法制晚報。于是我們在社內外廣泛宣傳,征求辦報的金點子。此時老莊早已離休(1984年)。但他對于創辦法制晚報,仍興趣濃厚。從報名到宗旨、欄目,暢所欲言,毫無保留。我從中受到啟發,很想再專程拜訪請教。不料尚未登門,便收到他寄來一信。聲言放棄他以前的意見,不再主張辦法制晚報,而建議改辦一張社區報。信寫得很長,但保持他一貫的書寫風格,字跡工整規范,思路清晰,有理有據,絕不是信口開河。之后又來了電話,把他的意見再次強調。2003年“非典”以后,我調出了法制日報社,走的時候,不管是法制晚報還是社區報,都還沒有著落。

但后來社區報確實辦起來了,是否與老莊有關我不清楚,但確實是一張受歡迎的子報。老莊見了,一定很開心。因為我知道,老莊這人,心無旁騖,一提工作,他準興奮。

淡泊人生清如水,

化為精鋼不作鉤。

古往今來仁者壽,

茹苦耕耘甘為牛。


《悼老莊》

創辦《法制日報》的莊重老社長逝世,享年103歲。今天的《法制日報》,早已今非昔比,但吃水不忘挖井人。老前輩一路走好!

全社同仁喊老莊,

當初創業戰疆場。

心無旁騖唯工作,

一百零三日月長。

2020年3月18日

(作者系法制日報原副總編輯)

責任編輯:秦晶
相關新聞
陕西快乐10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