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紀念法制日報社首任社長莊重同志>>
百歲老報人莊重
沉痛哀悼!法制日報社首任社長莊重同志逝世|百歲了,依然用電視聽新聞!
發布時間:2020-03-27 09:45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微信公號

沉痛哀悼!

2020年3月27日,《法制日報》2版刊登《莊重同志逝世》消息。

2017年6月19日,法制日報官方微信公號曾刊發過對莊重同志的專訪文章,謹以此文回顧莊重同志為新聞事業不懈追求與奮斗的一生,深切緬懷莊重同志!

法制日報社首任社長莊重:

百歲了,依然通過聽電視獲取新聞

(作者:劉百軍)

莊重先生是《法制日報》(前身為《中國法制報》)的首任社長(兼總編輯)、《法制日報》的創辦者,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我國法治(法制)新聞宣傳事業的開拓者、見證者。

先生原名莊開第,莊重是他的筆名。1917年11月12日,莊重先生出生在江蘇省灌云縣同興鎮界圩鄉的一個農民家庭,其祖父系清朝末年一名沒有中舉的老秀才,在八個兄弟姊妹中,先生是家中長子,他讀過私塾,上過新式小學,由于學習成績優異,1933年被保送進入江蘇省立運河簡易鄉村師范學校就讀,讀書期間參加革命并與新聞結緣。

如今,莊重先生已是名副其實的百歲老人。雖已百歲,然先生耳不聾且聽力好,牙齒潔白整齊,頭發茂密有型,只是早年參加抗日戰爭時眼睛受傷治療不及時,導致左眼留下了終生殘疾。

陽光照進客廳,四周干凈整潔;一套老式木制沙發、玻璃茶幾、電視機和寫字臺等一塵不染。寫字臺上的一個放大鏡在陽光反射下顯得特別耀眼。由于運河師范的緣分,我第一次知曉并有幸作為運河師范在京校友拜見莊重先生是在2011年兔年春節之前。彼時,先生還可以借助放大鏡閱讀報紙刊物,撰寫稿件。

▲圖為在北京甘家口甘南社區家中的莊重。

那天,他侃侃而談,向我展示他在淮海戰役期間的采訪筆記——字跡清晰、整齊而優美。由于那時我已經被報社派到福建任駐地方記者,他特別問了我一些基層新聞采寫及報刊訂閱等工作上的事情。2011年3月,我被報社抽調回到北京參加全國“兩會”報道,其間,我收到了報社同事轉來的兩張合影。信封上莊重先生工工整整地用優美的行楷寫著:“照片兩張,請轉交‘兩會’報道組劉百軍同志收,校友莊重,2011年3月10日?!?/p>

著手準備采訪時,看到老總編陳應革在《法制日報》創刊三十五周年的一篇回憶文章中寫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全黨工作重心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軌道上來,鄧小平同志發出的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的莊嚴號召,激勵和鼓舞著大家。在時任黨中央有關領導同志倡導和親切關懷下,報社老社長莊重同志帶領大家毅然決然地邁出了創辦這張報紙的堅定腳步。從此,新中國誕生了第一張以宣傳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建設為主旨的中央級報紙!老社長莊重,還有譚冰潔、許永康、雷本復等幾位德高望重的老新聞人,從一開始就對大家高標準、嚴要求,言傳身教,一絲不茍,手把手地指導大家做好編采工作。

1945年12月,莊重先生進入新華社工作。

1952年8月,莊重調到北京,任新華社總社編委、國內部副主任。1958年3月,莊重被劃為資產階級右派。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莊重被錯劃的“右派”終于“改正”,他迎來了事業和人生第二個春天。1980年8月1日,《中國法制報》(后更名為《法制日報》)在北京正式創刊……

▲圖為1985年9月,莊重(左二)在《中國法制報》創刊五周年紀念活動現場。

2017年5月1日,采訪到莊重先生,是在其次子莊紅林位于北京玉泉路的家中。先生看上去依然樂觀開朗、精神矍鑠,莊紅林介紹說,他們一家4月30日還陪著老人在北京世界花卉大觀園徒步溜達了3個多小時。

▲圖為莊重(左三)與老戰友的子女們一起慶祝百歲生日。

其實,先生在一天天變老。大概在2013年,由于眼睛受過傷的原因,在醫生的多次勸說下,他已基本不再用放大鏡閱讀、寫作了,平時依靠聽電視來獲取每天的新聞資訊。

然而,先生樂觀的生活態度并沒有隨著他的年齡變老?!扒f重老人快樂多,腳上的鞋子會唱歌,穿上皮鞋得得得……”高興起來,先生快樂地像個孩子似的拈來一句順口溜。

略有遺憾的是,因莊重先生已有百歲高齡,表達上很有些“意識流”,采訪需要在莊紅林先生的幫助下才能夠緩慢推進;動筆寫作時也還要借助他提供的許多珍貴資料。

但無論如何,能夠順利采訪到莊重先生,盡量還原他帶領老一輩報人創辦《中國法制報》時的珍貴歷史記憶,還原他傳奇的新聞職業經歷,感受他身上所迸發出的飽含時代氣息和時代使命的新聞理想、認真嚴謹務實的工作作風、堅韌樂觀謙遜的生活態度,實為一大幸事!

▲圖為法制日報社社長邵炳芳看望莊重同志時的合影。

勇擔“政法戰線要辦一張報紙”歷史重任

記者:請談談您的求學經歷以及您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的?

莊重先生:我的祖父是清朝末年一名沒有中舉的老秀才。由于家里窮,在八個兄弟姊妹中,我又是家中長子長孫,父親就把他讀書入仕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供我讀私塾,后來又供我上新式小學。

因為我的學習成績很好,1933年,我被保送進入江蘇省立運河師范讀書,第一年在灌云,當時稱江蘇省立灌云簡易鄉村師范學校(簡稱為灌云鄉師),第二年秋天,灌云鄉師西遷運河,更名為江蘇省立運河簡易鄉村師范學校。在校期間,我受到同學中共地下黨員湯承裕(1932年入黨,抗日根據地淮海區灌云縣人民政府第一任縣長兼縣委書記,解放后任江蘇省農墾局局長)的影響而走上革命道路。當時,我寫了兩首詩在魯迅、鄭振鐸在上海主辦(后為傅斯年主辦)的大型文學雜志《十月》上先后發表,在學校里引起了轟動,被譽為青年詩人。1937年4月,我秘密接受中共地下黨的領導,聯系多位愛好文藝的同學,在《徐報》(現為《徐州日報》)上創辦了副刊《南風》,我任主編。這是我一生從事新聞事業的起點。

當時,江蘇省教育廳長周佛海(后為大漢奸)派省督學來運河師范視察,校方極盡諂媚弄虛作假之能事。我學習魯迅先生的譏諷筆法寫了一篇《督學來了!》,送給語文老師張曉航看,張老師很高興,署名“逸名”把這篇文章推薦到《海州日報》(海州,現屬連云港市)上發表,在校園引起不小的轟動。

1937年夏天,我師范畢業,留校教書。此時,抗日戰爭爆發,日軍飛機不斷來轟炸,記憶中校舍被炸毀過兩次。于是我決定投筆從戎,只身奔赴徐州,報考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辦的“戰地青年訓練班”。當時,第五戰區正在進行打臺兒莊戰役的準備。1938年1月,經張景華(解放后,曾任解放軍總政文化部副部長、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許家屯(曾任江蘇省委第一書記、港澳工委書記)介紹,加入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簡稱為民先);同年10月,又由濮澄、余英介紹,由“民先”轉為中共正式黨員,并任第五戰區信(陽)應(山)邊區抗日游擊隊第四區隊第一大隊(團級)政治指導員,后來,第四區隊的第一第二兩個大隊經過整頓縮編為兩個團,編入李先念率領的新四軍鄂豫挺進縱隊。我率領的第一大隊在抗擊日軍中幾次歷險。在一次戰斗中,我被槍彈崩起的碎片擊中了左眼,由于治療不及時造成了終生的殘疾。

記者:請談談您的新聞職業經歷。

莊重先生:小時候,看到上海、南京等地的報紙,上面登了那么多的天下事,很新鮮,心想,將來我也辦一張報紙該多好啊!

與新聞結緣,這主要與我學生時代的愛好有關。小學時,我就喜歡寫詩和畫漫畫。小學老師張一平很欣賞,就幫助我投稿到上海的《小朋友》等雜志,在小學四、五年級時,我就可以基本靠稿費生活了。

1939年1月,黨組織根據李先念同志指示,派我組建第五戰區“戰地服務團”,任團長。同年7月,我得了腸傷寒,須發掉光,幾乎死去。同年9月,中共地下阜陽皖北特委指派我和濮澄、張景華3人,以第五戰區“政一隊”名義創辦《淮流》時事政治半月刊,讀者對象主要是知識青年。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對辦這個刊物很感興趣,親自題寫刊名,還捐贈了200塊銀元贊助?!痘戳鳌穭摽?九一八特輯)上有我的一首184行的長詩《八年祭》。

1940年3月,豫皖蘇邊區黨政軍委員會主席新四軍四師師長彭雪楓,指定我為豫皖蘇邊區黨委辦一份高質量的黨委機關報《群眾導報》。任命我為副社長,負責日常工作,社長由邊區黨委宣傳部長曹荻秋兼任。1941年5月4日,豫皖蘇區黨委改稱淮北區黨委,由《群眾導報》社原班人馬辦淮北區黨委機關報《人民報》,我任副社長,主持日常工作,淮北區黨委宣傳部長張彥(解放后曾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后為馮定(哲學家,北京大學教授)兼社長。

▲圖為戰爭年代的莊重(右二)。

在三年解放戰爭中,我參加了魯南、萊蕪、孟良崮、洛陽、豫東(開封、睢杞)、濟南、淮海、渡江和上海等著名戰役,先后任新華社華中分社和華中總分社通訊部主任、中共華東局機關報《新華日報(華中版)》編委和通訊部主任,新華社華東總分社通訊部主任和新華社特派記者,兼任華東前線分社副社長、編輯部主任。粟裕司令員讓我參加華東野戰軍前委和華野前委司令部、政治部召開的各種重要會議,以便了解戰局,及時組織報道。

經上級同意,我還以華東野戰軍(簡稱為華野)政治部名義編印出版了《人民前線畫刊》。1949年2月,華野改編為第三野戰軍后,我任新華社第三野戰軍總分社副社長。

▲圖為1949年,莊重夫婦在上海。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了,我作為軍代表與范長江一起進駐上海,并接管上海的新聞單位。當時,范長江擔任新華社總社副社長兼華東總分社社長,同時還兼任上海文管會副主任(陳毅為上海文管會主任)和《解放日報》社長、總編輯,非常忙。我擔任華東總分社第一副社長兼總編輯,主持日常工作。

1952年8月,我調到北京,任新華社總社編委(當時的編委相當于黨組)、國內部副主任(國內部主任由副社長繆海陵兼任)。此后,我擔任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新聞報道組組長、中國共產黨第八屆全國代表大會新聞報道組組長、公開審判日本戰爭罪犯新聞報道組組長等。

1958年3月,我被劃為資產階級“右派”。1961年,我從農場回到了新華社,作為“摘帽右派”在國內部農村組做一般編輯工作。

粉碎“四人幫”后,我從國內部農村組調到政治組工作。我積極參與當時一系列撥亂反正的重要新聞報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被作為新華社第一個被錯劃的“右派”得到了“改正”。

記者:創辦《法制日報》(前身為《中國法制報》)的時候是一個什么樣的時代背景?

莊重先生:1979年10月,我被中央組織部調到司法部任宣傳司司長。1979年10月24日,彭真同志提出“政法戰線要辦一張報紙”,為了大力加強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建設,要辦一份向法制(法治)國家邁進的報紙。

彭真同志在一次聯合辦公會上跟我說過,政法戰線要辦一張報紙,各條戰線都有自己的一面旗幟,中國法制報就是政法戰線的一面旗幟,莊重同志你當旗手。我說,旗手我不敢當,您是老一輩革命家,您是旗手,我是在您的領導下做些具體工作。

辦報的過程就是學習的過程,向老一輩革命家學習的過程。

1980年8月1日,經黨中央批準,《中國法制報》(后更名為《法制日報》)在北京正式創刊。彭真同志為《中國法制報》題寫了報名。后來,我由時任國務院總理任命為中國法制報社社長兼總編輯。

彭真親自面告我,他與時任中宣部部長胡耀邦談好:“這份報紙由中央政法委和中宣部共同領導,憲法和法律的宣傳,由我負責,大政方針的宣傳和政策策略的宣傳等由中宣部負責……”

最初的《中國法制報》只是四開四版、每周一期的小報。它以全國人民為讀者對象,在國內外公開發行。隨著中國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建設的發展,《中國法制報》由周一刊改為周三刊、周六刊,進而又改為對開四版的日報,為我國的民主與法制建設發揮了積極作用,在國內外產生了良好的影響。

1981年,我作為新中國第一次訪美的新聞代表團團員,應邀參加了美國當地新聞報人的年會,受到同行們的熱烈歡迎。會上有人說,《中國法制報》幫助全體中國人民學法、知法、懂法、掌握法律武器,在世界報刊史上應該有光輝的一頁……

1984年6月,我67歲離休。

記者:是否可以談談您的家庭生活?

莊重先生:我的夫人楊光群,1918年1月生于安徽合肥,1937年畢業于安徽省立黃麓師范,1938年12月參加革命,1939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1年到《人民報》任記者。

1942年11月7日,我們在淮北根據地中心區半城張塘地區(新四軍四師司令部駐地)結婚。我們共育有6個孩子,但其中一個孩子在戰爭中寄養在老鄉家里而下落不明。到北京后,她擔任過地質部編譯室主任,地質出版社第一副社長、黨總支書記兼測繪出版社副社長,主持日常工作。2004年11月24日,夫人離開了我們。

常有人問,我的身體這么好,都吃些什么,是怎么保養的?其實,我的飲食簡單,清淡為主。我不會為身邊的瑣事和過往的坎坷而心煩傷神。1934年我在學校參加革命活動,至今已有80多年。而70多年前,我投筆從戎,參加抗日戰爭。今天,國家的面貌日新月異、人民的生活極大改善、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早已超出我最初的夢想:

淡泊人生清如水,

化為精鋼不作鉤。(注)

古往今來仁者壽,

茹苦耕耘甘為牛。

注:源自包拯詩句“秀木終成棟,精鋼不作鉤”。

責任編輯:秦晶
相關新聞
·助力“七五”普法 開辟法治宣傳新陣地
·蘭州市永登縣檢察院走進學校開展法治宣傳活動
·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司法局在太平堡村開展法治宣傳活動
·法治宣傳情暖留守老人
·臺江區司法局蒼霞和上海司法所分別開展“迎六·一”平安法治宣傳活動
·賀州昭平開展“法治在身邊 安全伴左右”巡回宣傳活動
陕西快乐10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