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法學>>
明確鐵路提單交易規則助推陸上貿易
發布時間:2020-07-06 16:21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全國首例涉及鐵路提單物權糾紛案判決專家認為

明確鐵路提單交易規則助推陸上貿易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曉鋒 戰海峰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順利實施,陸上貿易迎來新的發展機遇。重慶作為中歐班列始發站,在中歐班列運行過程中率先探索使用鐵路提單。市場主體約定使用與貨物相分離的鐵路提單,并利用鐵路提單進行貨物轉讓、質押,在此基礎上形成陸上貿易的新型經營模式。

6月30日上午,重慶兩江新區人民法院(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重慶兩江新區(自貿區)法院)對于鐵路提單持有人提起的物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支持其確認貨物所有權歸屬提單持有人以及提取貨物的訴求。

據了解,該案系全國首例涉及鐵路提單糾紛案件?!拌F路提單第一案的一審判決結果對鐵路提單及其基本交易模式予以肯認,并明確了鐵路提單交易的相關規則?!敝貞c兩江新區(自貿區)法院副院長賈科說。

率先探索使用鐵路提單

法律適用難題亟須解決

中歐班列的開行聯通亞歐大陸,擴大亞歐大陸的經貿往來、增加貿易物流總量、鐵路在途運輸時間變長,市場主體產生了快速實現在途運輸貨物轉賣、實現資金回籠的需求,輕資產企業更有通過在途貨物進行融資從而擴大商業規模的需求,他們迫切需要一種一定程度上能夠代表貨物而又與貨物相分離的運輸單證。

據賈科介紹,中歐班列途經多國,沿途各國分屬《國際鐵路貨物聯運協定》和《國際鐵路貨物運輸公約》兩大公約締約國,導致中歐班列適用國際規則的情況較為復雜。且兩大公約均以鐵路運單作為基礎,鐵路運單只能收貨人憑身份提貨而不能憑單提貨,沒有實現貨物和權利的分離,不便于轉賣、不能融資。

“因此,相關市場主體在依托中歐班列(重慶)開展國際貨物運輸及國際貿易時,通過合同約定由貨運代理企業(締約承運人)簽發鐵路提單,約定鐵路提單是唯一提貨憑證,并以此開展運輸、買賣、融資活動?!百Z科說。

2017年3月,發展國際鐵路聯運就寫入了重慶自貿區總體方案,而鐵路提單屬于自貿區發展國際鐵路聯運的先行先試舉措;2019年8月,國家發改委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正式提出了鐵路提單概念,并規劃“推動并完善國際鐵路提單融資工程,使其在國際貿易中更好發揮作用”。

“重慶率先探索使用的鐵路提單及相關經營模式是否能夠得到法律上的肯定與支持,核心在于通過鐵路提單的流轉實現貨物流轉的做法是否合法、有效,司法面臨如何認定鐵路提單流通效力的法律適用難題?!辟Z科說。

持鐵路提單提貨引糾紛

法院判決原告具所有權

英颯(重慶)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英颯公司)是一家從事汽車貿易的公司,長期從德國進口奔馳汽車在國內銷售。就奔馳轎車進口事項,其與重慶中外運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外運公司)、重慶物流金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物流金融公司)簽訂三方協議,委托中外運公司通過中歐班列(重慶)將車輛從德國杜倫運輸至中國重慶,中外運公司在境外接收車輛時簽發鐵路提單,鐵路提單是提取車輛的唯一憑證。

英颯公司為支付貨款向銀行辦理托收押匯,物流金融公司為英颯公司向銀行提供擔保,英颯公司將鐵路提單質押給物流金融公司作為反擔保。中外運公司依約在境外接收進口奔馳轎車后向出口商簽發鐵路提單。英颯公司向銀行付清墊付的貨款及相關費用后,物流金融公司的擔保責任解除,將鐵路提單背書后交給英颯公司。

車輛到達重慶后,英颯公司將鐵路提單項下的兩輛奔馳轎車銷售給孚騏公司,并約定交付鐵路提單視為交付車輛,英颯公司將鐵路提單交給孚騏公司。孚騏公司持單向中外運公司要求提貨,中外運公司拒絕放貨。孚騏公司遂以中外運公司為被告、英颯公司和物流金融公司為第三人,向重慶兩江新區(自貿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其享有涉案鐵路提單項下兩輛轎車的所有權,并要求被告交付提單項下的轎車。

承辦法官表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提單持有人是否可以提貨。原告孚騏公司認為鐵路提單是唯一提貨憑證,其持有鐵路提單就有權提取貨物。中外運公司則認為,根據三方協議約定,其只能向英颯公司交付貨物,英颯公司轉讓鐵路提單后,應對鐵路提單背書,且運費尚未付清,因此拒絕放貨。

在走訪相關部門、了解市場主體需求和鐵路提單實際狀況以及多方查詢資料、反復探討論證的基礎上,法院認為,通過鐵路提單流轉來實現貨物流轉在現行物權法上有法律支撐。

法院認為,市場主體在國際鐵路貨物運輸過程中約定使用鐵路提單,并承諾持有人具有提貨請求權,系創設了一種特殊的指示交付方式,即商業主體之間通過交付鐵路提單來完成指示交付,從而以鐵路提單的流轉代替貨物流轉,該做法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和社會公共利益,合法、有效。這種預設的交付規則使鐵路提單具有了一定的流通性,鐵路提單的合法持有人可以要求提取貨物。

同時,法院倡導交易各方均應在鐵路提單上背書,以保證背書真實反映交易的全過程,使貨物交付始終能夠通過鐵路提單流轉來完成并確保其安全性。

最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確認原告享有鐵路提單項下車輛的所有權,被告向原告交付車輛。

探索鐵路提單交易規則

為陸上貿易活動作指引

賈科認為,該案通過司法裁判對國際貿易中的新類型糾紛予以回應。依據指示交付規定確認通過鐵路提單流轉能夠實現貨物流轉,可以彌補運單必須依附于運輸合同相對人身份才能取貨,導致貨物無法流轉,從而影響市場行為效率的缺陷。

“該案判決有助于促進貿易、運輸、金融等相關行業主體厘清鐵路提單的相關法律問題,有利于穩定市場主體對鐵路提單的預期,增強市場主體之間的信賴,回應市場主體的貿易和融資需求。而與貿易和融資需求形成良性關系可反作用于運輸行業,促進國際鐵路聯運行業發展,進而帶動貿易、金融、保險等相關行業發展?!辟Z科說。

西南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院長張曉君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認識該案的價值,應將其放在國家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司法服務商業創新上進行綜合考量。

張曉君認為,該案判決體現了三重理念和意義:

首先,體現了規則開放的理念。重慶是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樞紐,重慶兩江新區(自貿區)法院突破了傳統觀念的局限,確認了可以通過鐵路提單流轉來實現貨物流轉,體現出構建高水平對外開放法律政策體系的重要理念。

其次,體現了司法指引的理念。鐵路提單是商業主體創設并使用的概念,相關政策文件也予以肯認,該案判決沿用了這一已經取得較為廣泛認可的概念,體現了司法對于重慶自貿試驗區探索路上貿易規則實踐的尊重和認同。目前,重慶已經簽發了一批鐵路提單,但是由于鐵路提單的法律地位尚不明確,對其認識還存在一些困惑。這次判決體現出司法的靈活性,體現了司法在推動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中不可或缺的作用。

再次,體現了我國在推動國際規則創新和完善中的話語權提升。目前,國際鐵路運輸規則體系建立在兩大公約不同的規則基礎上,沒有形成統一,且兩個公約都沒有確認鐵路提單融資、流轉功能,這對中國鐵路運輸規則體系構成是挑戰。所以對中國來講,從司法上認同鐵路提單的概念,并對其融資、流轉的功能予以某種確認,客觀上有利于積累司法實踐,推動兩大公約組織對于規則的修訂。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陕西快乐10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