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人大政協>>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呼吁在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中增設未成年人保護內容
加大未成年人刑事保護回應人民群眾關切
發布時間:2020-07-02 16:18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每一次刑法的修改,都格外引人關注。一方面,現實司法實踐和增強相關法律的咬合力需要給刑法賦能。另一方面,社會各界都期待通過修改與完善刑法達到打擊震懾犯罪的目的。

6月29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分組審議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在分組審議中,多位委員都提到了加大未成年人刑事保護的問題。一些委員認為,未成年人保護是社會各界都非常關注的一件大事,人民群眾反映強烈。但目前刑法中有關未成年人保護方面的規定,有的已不太能夠適應現實的需要和人民群眾的意愿和呼聲。

鑒于此,委員們建議通過此次修改刑法對未成年人保護相關內容作出系統的梳理,完善和強化有關內容,相關規定應當更加清晰,處罰應當更加嚴厲。

建議在修正案中設立未成年人專章

“怎么樣懲治未成年人中的嚴重犯罪行為,已成為一個必須高度重視、認真對待的現實問題。一定要保護好未成年人,在這方面,刑法還應當切實加強?!编嵐Τ晌瘑T強調,這幾年來,出現未成年人殺害母親、殺害或殘害同學現象,對這種惡性的事件如果不加以懲治,就會對社會發出不好的信號。因此,他建議應當在刑法中對未成年人的嚴重犯罪行為有清晰的規制和懲罰。

汪鴻雁委員呼吁在修正案草案中增設未成年人專章,制定對未成年人專門的原則、犯罪罪名以及專門的刑罰處罰體系,改變未成年人司法附屬于成年人的現狀?!霸谖覈男谭ㄖ?,涉及未成年人的條款散見各處,對構成犯罪的未成年人所規定的刑事責任承擔方式過于單一。無論是犯罪的還是被侵犯的未成年人都應區別于成年人,區別對待,類似于醫院單獨設立兒科?!?/p>

據了解,2012年刑事訴訟法的修改中增設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訴訟專章。汪鴻雁認為,作為實體法的刑法也可以采取這個模式作為對應?!皬乃痉▽嵺`來看,將普通的刑法規則按照‘比照成人從輕、減輕、免除處罰’的‘小兒酌減’模式產生了現實的問題,這種判刑的方法相當于沒有兒童用藥,把大人的藥分成兩半。一方面,一些普通犯罪的犯罪構成對未成年人并不適用,如少年強索財物、少年與幼女發生性行為。另一方面,刑種和刑度也不完全適合未成年人,如剝奪政治權利、沒收財產、罰金等。此外,刑罰執行制度用于未成年人的,緩刑、假釋考驗標準按照成年人設計,累犯制度、前科報告制度也不適用于未成年人?!辫b于此,她建議完善替代刑罰的“保護處分”措施,如強化司法訓誡、發展專門教育、完善社區矯正等。

建議加大對強奸猥褻未成年人懲治力度

分組審議中,多位委員認為,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犯罪對受害人及家庭造成極大傷害,社會危害性大,關注度也很高,建議加大刑罰懲治力度。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發原因在于違法成本不夠高,法網還不嚴密,執法不夠嚴等,我們應引起高度重視,讓法律利劍發揮更大作用?!备哂褨|委員建議修改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把“奸淫不滿14周歲的幼女的”修改為“奸淫不滿16周歲的兒童的”。理由是:民法典把16周歲認定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最低年齡,未滿16周歲其意志必然是不成熟的;把“幼女”修改為“兒童”是因為現實中不少案件的受害者是男童。

“強奸、猥褻未成年人是嚴重的暴力犯罪,必須依法從嚴懲治,堅決做到零容忍。而打擊性侵未成年人犯罪高發態勢也有現實的必要性?!编圎愇瘑T建議刑法修正案草案能作出調整。她建議完善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奸淫幼女和第二百三十七條猥褻兒童的相關規定。具體包括:一是對奸淫幼女和猥褻兒童犯罪單獨規定,更好強化優先保護兒童的原則。二是提高奸淫幼女、猥褻兒童的起刑點和最高刑期。奸淫幼女的量刑起點建議為十年,猥褻兒童的量刑起點建議為五年。三是完善從重情節的規定,列舉出情節惡劣、后果嚴重的具體情形,增強可操作性。比如,負有教育、看護等職責的人員對幼女實施性侵的行為,長期多次奸淫幼女等,應當在十年刑期之上從重處罰。有猥褻兒童多人、猥褻低齡幼兒的,應該在5年刑期之上從重處罰。

“現行法律的懲罰力度是對猥褻兒童罪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是15年。這種懲處的力度是不夠的。此種犯罪不同于病理性的戀童癖,犯罪者是私欲極度膨脹,喪失了道德良知底線,對少年兒童來說身體心理的傷害是終生的,社會影響極其惡劣?!敝烀鞔何瘑T建議利用這次修改刑法的機會提高猥褻兒童罪的懲罰力度,回應社會關切。

歐陽昌瓊委員也建議加強對未成年人的保護,特別是解決猥褻未成年人犯罪處罰過輕的問題?!吧洗涡谭ㄐ拚臅r候,修改了強奸罪,廢除了嫖宿幼女罪,使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得到落實?,F在猥褻未成年人犯罪頂格處罰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這顯然與社會呼聲、與造成的惡劣影響不相稱,有必要提高刑罰?!?/p>

建議為“收容教養”實施提供依據保障

根據刑法規定,因不滿16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其家長或者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鄧凱委員建議對這一規定應當再具體化。

“我們了解的情況是,目前在實踐中這一條并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這對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特別是對違法未成年人的矯治造成了極大的實施困境?!编噭P指出,目前在實施收容教養制度的時候仍存問題,比如,實施主體不明確,到底是公安,還是學校,還是法院?誰來實施?再如,實施的程序缺乏頂層設計和制度規范。要把涉嫌犯罪或者是有輕微犯罪的未成年人送到收容教養機構去,誰來決定,什么程序決定,目前沒有明確的制度設定。此外,實施的設施條件不具備,實施的經費保障等各個方面也不完善,造成實施效果不理想。

鑒于此,鄧凱建議對“政府收容教養”制度予以更加具體的規范,在實施主體、實施程序、實施保障各個方面給予明確的規定,為“收容教養”的實施提供法律依據和制度保障。

“刑法規定對因為不到刑事責任年齡不追究刑事責任的未成年人給予收容教養,但收容教養這個制度實踐中又在不斷的弱化,導致未成年人犯罪因為不到刑事責任年齡不追究刑事責任?!瘪T軍委員建議,應該統籌考慮未成年人保護與未成年人犯罪預防懲治以及其他相關因素,拿出一個“一攬子”解決方案,要么就研究有條件地降低刑事責任年齡,要么就把刑法里現行規定的收容教養制度做實,形成制度上的配套和合力。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陕西快乐10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