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文化>>
法院該術業專攻還是無所不能
發布時間:2020-06-09 14:36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何帆

近幾年,因工作關系,筆者參與了一些專門法院(庭)的論證和設立工作。在此過程中,難免會搜集、參考關于域外專門法院制度的資料。一大感受是,受歷史因素和表述習慣影響,域外許多專門審判機構雖冠以“court”之名,但并非嚴格意義上的專門“法院”,而是隸屬于行政機關的裁判所、專門審判庭、專門法庭或其他專業審判組織。

除了“是什么”的探究,還有“為什么”的疑惑。筆者翻譯過不少美國司法題材作品,法官呈現出的形象大都是“全科醫生”,并不區分專業領域。最典型的司法形象代言人,當屬聯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從政教關系、言論自由、持槍權利、州際貿易,到專利、版權、壟斷、破產、環境、金融,幾乎什么案子都能審、什么判決都能寫。在這樣的通才型司法背景下,形形色色的專門法院又是如何產生的呢?實際運行成效如何?除了聯邦司法系統,各州又設有哪些專門法院(庭)?

秉持上述疑問,筆者一直很想找一本關于域外專門法院(庭)方面的權威著作求解。一番檢索下來,發現介紹法院組織體系的通識性著作很多,但以專業化審判和專門法院為主題的,只有勞倫斯·鮑姆教授的《從專業化審判到專門法院:專門法院發展史》。

鮑姆教授視野宏大,視角多元,擅于運用多學科理論和實證數據開展研究。他非常注重法院的“政策制定者”職能,對兩黨三權的策略互動、上下級法院的微妙關聯、法院內部的意識形態都有深刻把握。他的著作中既會交代歷史背景、事件由來、人物脈絡,又能綜合運用經濟學、社會學、組織行為學、社會心理學等方法條分縷析、推導結論。上述研究特點,集中呈現在這本書中。

鮑姆在本書開篇,拋出了筆者之前關心的問題:在多數人心目中,美國法官都是“通才”,這甚至被視為是一種制度優勢??墒?,為什么還要大力推進司法專業化,并設立各類專門法院(庭)?

鮑姆認為,推動司法專業化有兩大動力。第一個動力是中性優勢,即案件集中由一個法院或一群法官審理,專業品質更有保障、司法效率更能提升、法律適用統一性也更強。這里的“中性”,是指不影響裁判結果,只達到提速增效的效果。無論古今中外,中性優勢都是推動設立專門法院(庭)的主要理由。

第二個動力是影響司法政策的實質內容,即對判決結果的直接影響。聯邦法官多是終身任職,很難干預他們獨立辦案。所以,影響判案結果的最好方式,是介入法官選任,把自己信賴或三觀一致的人送上法官席位。如果案件分散由幾十個法院審理,相應政治力量或利益集團介入的成本就很高。相反,如果案件全部集中到某一個專門法院審理,各方就有足夠動力去施加影響,推動符合自身利益或立場的人士出任法官。

政治有反對派,利益有相對方。既然設立專門法院背后有那么多政策權衡或利益考量,圍繞是否設立、如何設立、在哪設立、設立多少,國會和各州議會內部少不了有各種激烈爭論。在此過程中,許多關于設立專門法院的議案要么被否決,要么無果而終。

總體而言,美國的司法專業化之所以相對發達,主要由上述兩大動力催生。在二者相互作用之下,聯邦層級的專門法院有國際貿易法院、索賠法院、稅收法院、退伍軍人索賠上訴法院、武裝部隊上訴法院、外國情報監控法院、遣返法院、破產法院等,以及集中受理專門法院上訴案件的聯邦巡回上訴法院(CAFC);州層級的專門法院有刑事法院、交通法院、家事法院、商事法院、未成年人法院、衡平法院(主要審理公司類案件)、環境法院、房屋法院、土地法院等,還有毒品法庭、女性法庭、社區法庭、槍支法庭等各類專門法庭。

那么,專門法院(庭)的廣泛設立,是不是經過國會或最高法院的科學論證、整體規劃呢?鮑姆經過深入分析,得出的結論是:專門法院不是科學規劃的產物,而是諸多政策的副產品??傮w上看,美國現存的各類專門法院(庭),設立動機和目標也各不相同。有的是社會運動催生,有的是為打擊特定犯罪,有的是便利政府征稅,有的是招商引資需要,有的是為控制特定案件結果,有的是為減輕國會工作壓力,有的則是為了給地區法院法官分憂。

鮑姆據此判斷,司法專業化本身就是不同動機多元融合的產物,只能說在特定時刻迎合了形勢發展或政治需要,湊足了天時地利人和,才得以設立。至于如何形成一套關于設立專門法院的科學論證流程、成效評估標準,還有待持續深入觀察和研究。

但是,時代在發展,形勢在變化,在美國,增設新類型專門法院的呼吁始終存在,如版權法院、移民法院、選舉法院、醫事法院、國家安全法院、稅收上訴法院、社會保障上訴法院等,有的甚至已提上國會或州議會的議事日程。鮑姆最后指出,考慮到國會立法設立專門法院耗時費力、難度較大,再加上全美95%以上的案件集中在各州法院,司法專業化未來主要會在州法院層面開疆拓土,也相信會有更多類別的專門法院(庭)出現。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也先后設立過軍事法院、鐵路運輸法院、水上運輸法院、森林法院、海事法院等專門人民法院。2018年修訂的《人民法院組織法》,正式確立了軍事法院、海事法院、知識產權法院、金融法院的專門人民法院地位,明確專門人民法院的設置、組織、職權和法官任免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規定。

與此相關,許多問題也需要我們通過比較研究、理論推演和實證分析,不斷尋找“中國答案”。例如,如何推動形成地方法院、跨區劃法院和專門法院分工協作、管轄合理、銜接有序的新型訴訟格局?如何科學確定專門法院的設立標準、設置流程和區域分布?如何完善專門法院的管轄范圍和上訴機制?

閱讀本書的過程,也是不斷思索上述問題的過程,由此激發的思想火花,還有待在改革實踐中檢驗。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這本書值得翻譯,并推介給國內讀者。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陕西快乐10分直播